海豹君QvQ

抑郁晚期,重度焦虑,看心情写文

【贾尼】关于赖床

  写在前面的话:ooc严重,无脑甜,请轻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0880马里布街,上午10点46分。

  在这个记忆的广度最高峰,学习效率最高的时刻,托尼没有捣鼓他的MK不知道多少号,或者去翻看他一看就头大的战损报告。

  他还在他温暖的床上,和贾维斯。

  滂沱大雨被冷漠的落地窗拒绝在窗外,不甘心地拍打玻璃、留下蜿蜒的水迹彰显自己的存在,但厚实的遮光窗帘让它的努力又显得那么的无力。昏暗房间内的小橘灯暂时履行了本该在此刻高挂的骄阳的职责,却怎么照怎么懒散。

  托尼完全不清楚此刻的时间和天气,在床上躺着的他。。。大概只知道被窝里面真tm舒服。

  生活啊,这才是生活啊,以前过的都是什么玩意儿。托尼睡得半梦半醒,在心里面默默感叹,往贾维斯的怀里又靠了靠。

  “Sir?您醒来了吗?根据您往日的习惯,您该醒了。”

  “。。。五分钟。”

   “好。”

。。。一个小时后,他们还躲在床和棉被的夹缝中,像是下一秒钟就要分开一样紧紧拥抱着对方。

“Sir.”

“嗯。”

“您真的该起床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没动。

“。。。Sir.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没动。

“Sir,午饭时间快到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还是没动。

“Sir,您不是喜欢吃芝士汉堡吗?”

托尼悄无声息地睁开了那双焦糖般的眼睛,觉察到这件事的贾维斯也悄无声息地叹了声气,充斥着宠溺和无奈,这一刻他是那么的。。。像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所以,里是怎么肥来的?”芝士汉堡的味道飘入贾维斯的信息输入区,但是他不是托尼,不会被简单的汉堡分散他的注意对象:托尼·斯塔克的健康。“Sir,请您咽下去再讲话。”

“Jarvis,我给你设置的系统是这么啰嗦的吗?”吃饱睡足的托尼现在就是一只大型晒太阳的布偶猫,甚至还伸了个懒腰。“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回来的?”

“是Dotor Strange,Sir.我醒来就在他那里了,据说他有控制时间的装置,在我存在于世界上最后一刻把我带了回来。身体是他们准备好的。”作为圣诞礼物,这句话贾维斯没有说出来。

“他们?”

“复仇者联盟,包括罗杰斯先生和巴恩斯先生。”

“。。。嗯。这身体可真不赖。”

然后他们陷入了尴尬的沉默,托尼的头脑中明明具有如此庞大数量的图式,但却无法选择其中一个来打破这份沉默,“和人工智能对话陷入沉默,这场景真的是。。。”

最后是贾维斯肩负了这个责任,率先从他的系统信息提取出合理的语句。

“Sir,按照人类的交往礼仪,我认为您应该去登门拜访,以表示我们的感谢。”

“嗯,改天吧。”托尼带着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的喜悦作出了回应,撇过头试图掩饰些什么,仿佛世界上最好看的就是他房间的小橘灯。贾维斯也心有灵犀地没有对此作出评论。

“As you wish,Sir.我从Friday得知,今日下午您的安排本来是关于未来斯塔克公司发展方向的会议,但鉴于您现在的状况,我建议您给自己放个圣诞假日,以便往后工作的顺利进行。”

“Jarvis,I’m all yours.”上翘的尾音让贾维斯不存在的心脏都抖了一下。

——

【希望妮妮好好的】,这就是写的理由吧……盾冬可能有……吧

也不期待有人看了,不期待比较好。

下篇约会【不是】

【贾尼】关于入睡

  写在前面的预警:ooc,无脑甜,无高能,看着玩吧(´Д`)食用愉快,占tag抱歉,拍砖请轻:D有兴趣看前篇请戳我的首页(ฅ>ω<*ฅ)
他们不属于我,他们只属于彼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托尼自内战后不幸患上失眠症,这个词汇和纽约市第一风流纨绔子弟,斯塔克先生没有半块小甜饼的关系,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和守护这不怎么友好,却又无时无刻不处于危险的世界的钢铁侠没有关系。

  在战甲设计、复仇者们武器的维护和改进、战损报告,当然还有斯塔克公司各式各样的计划书中徘徊停驻,这才是独属于托尼的寂静夜晚。

  人类所需的睡眠?不存在的。

  Come on.他可是超级英雄钢铁侠呀。

  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,甚至托尼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 在“贾维斯回来了”这份喜悦被逐渐回笼的理智冲淡一点点之后,托尼现在满腹疑惑:贾维斯是怎么回来的?他的实体是哪来的?是谁帮助了他?这么一刻,托尼开始怀疑那个真实温暖的怀抱是否真的那么真实温暖。

  这个真的不怪托尼疑心病太重,只能说……他经历比较多的谎言。

  这两点构成了托尼今晚决定彻夜不眠的主要原因。

“今晚必须问清楚。拖延可不是钢铁侠的风格”托尼想。

  “贾维斯,你……”

   “Sir.鉴于现在时间是凌晨2点37分了,并且根据Friday的记录您已经工作超过10个小时,我建议您尽快上床进入睡眠状态以保证您身体所需的休息。”

   得了,这语气,绝对是贾维斯无误了。还有,刚才贾维斯是不是打断他说话了?翅膀硬了,都不听daddy的话了。

   “Hon,你知道我可是钢铁侠。”

   “是的。Sir.可您同时也是一个正常的人类。如果可以的话请您现在就离开工作室到达您的床,我已吩咐Friday调好卧室的室温。”

   “但我还有一堆事要问你,还有只完成了一半的战甲设计,还有……”

   又来了,他家的Sir老是这样,索要当天额外的高热量食物的时候也是这样。每一次用他的混着焦糖和蜂蜜的大眼睛看着人,带点小委屈的语气说着软话,想着没有人可能拒绝这样的托尼·斯塔克。

   “恕难从命,Sir.我已有的数据库告诉我您现在急需一场质量良好的睡眠。”

贾维斯不算是一个人。

“……”

“请您尽快去往您的卧室,否则我将采取一些强硬且无礼的手段,即直接把您抱过去。当然,这是为了您长远的身体健康。”

谁把他的贾维斯教坏的?!出来!钢铁侠需要和他好好谈谈人生的风花雪月!

“好吧好吧,我的J.daddy投降了。”

“感谢您听取了我的建议。”

浓郁金属味的英伦腔似乎带了几不可闻的笑意,是错觉吗?

托尼动用久坐不起的腿站起的时候,才发现他的疲惫把他压得昏昏沉沉,几近是以拖动的方式把自己的身体挪到卧室,活像在街边东倒西歪的醉汉中的一员。

但是他一点都不担心他会摔倒,贾维斯会接住他的。

“噗咚——”

啊,柔软的床,宜人的温度,具有安神作用的薰衣草香味,昏暗不明的柔和橙光,“太舒服了。”托尼抱着枕头蹭了蹭。

好极了,他还是睡不着。

具体来说,托尼清晰地知道自己需要休息,他那独一无二的大脑也叫嚣着“我好累!让我休息!”如今它累到一种疼痛的地步了。但是,他却合不上眼,应该是就算合上了眼,他也睡不着,他的身体丝毫不听他大脑的指挥,居然硬是将他保持了想睡到要死但是又睡不着这种异常尴尬的状态。

“Sir?您还没进入睡眠吗?”

“……”托尼没有回答他,没有那个力气。现在要是一榔头能让他睡着他也会心甘情愿接受这榔头。

这么想着的时候托尼突然闯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,当然熟悉,前十分钟他不是还在那个怀抱里吗?

“……Jarvis!”

“研究表明,有熟悉的人陪伴着会比较容易入睡。”

假的,托尼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研究。

“谁教的?”

“Ms. Wanda.您该睡觉了,Sir.”

托尼简直是被气笑了。

“算了。”

然后他整个人不可抑止地放松了下来,要是比喻的话,大概是他泡进了满是下午2点的阳光的浴缸中,每个毛孔都充斥着令人松软懒散的阳光因子。

他睡着了。

贾维斯在他之前紧绷不放,如今终于松开的眉头轻轻用嘴唇碰了一下。

“Good night,Sir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明明是我失眠为啥要写他们入睡啊(´Д`)
算了……Merry Xmas~\(≧▽≦)/~


  
 
 
  

【贾尼】关于贾维斯回来后托尼反应的设想

   写在前面的警告:没什么剧情,有点ooc,但是甜的,无高能,有串戏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,看着玩吧,食用愉快,占tag抱歉,拍砖请轻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惊讶”这个词语已经不足以形容托尼·斯塔克(AKA钢铁侠)的心情,即使他曾见证临近末日一刻的世界。

那是他的贾维斯,梦里拥有实体的贾维斯。他操心过头的管家,那个修长有力的躯体套着精致到领带夹的昂贵西装,淡金色的细碎短发铺在额前,比天空还要浅淡的蓝嵌在他的眼睛里,挑不出瑕疵的五官被上帝安放在白皙几近透明的皮肤。那是他的贾维斯,伟大的托尼·斯塔克一生以来最完美的造物。

他已经随余晖消逝的贾维斯。

托尼第一次升起了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”这种粉丝偶遇RDJ时小女生的想法。

理智上,托尼认为这可能是某位小鹿斑比(是来自阿斯加德的高贵邪神,愚蠢的躲进铁罐的蝼蚁,by洛基)给予他可笑的“圣诞礼物”,幻觉,都是假的。

情感上,托尼只想以宇宙第一速度冲到他的管家面前,给他一个带点疼痛,喘不过气的拥抱,感受他的存在,真实的热度。

实际上,托尼的视线只是在贾维斯上停留了两秒,然后就继续专注于他手头的机械设计,并试图掩饰他的双手正在不遗余力地模仿帕金森患者这个事实,一个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的事实。

“Sir.”

熟悉的英伦腔响起,带着托尼的思绪回到了那么久之前的午后,这把英伦腔督促着他不要摄入过多的糖分,否则在Kingsman刚下单的西装就不合身了,而托尼完全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“反正我有你嘛我亲爱的J,你肯定会帮我打点好一切的。世界上最伟大的托尼·斯塔克现在需要甜甜圈来支撑他完成最新一代的武器,美国大兵可迫切需要它们呀。”

没有战甲,没有格米拉,没有美国老冰棍,没有洛基,没有内战,没有奥创。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斯塔克式的午后,在贾维斯具有金属气味的唠叨声,dummy不知道又摔了哪个零件发出的清脆落地声,和托尼自己消灭甜甜圈大军的满足叹息声,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过去了。满足美好得......那个词是什么来着?恍如隔世。

这份美好没有停留多久,画面扯着托尼继续前进到那个他不怎么乐意到的“未来”,(或许是过去才对)托尼本以为它一路快速跑向现在,但是它在那个场景放慢了它的步伐。

“...Jarvis?”
“I  am not.”

托尼的眼圈飞快地被涂上了一层清水调淡的浅粉色,鼻头泛起的酸就像是全世界最酸最酸的酸柠檬,是那种多少甜牛奶的冲不下去的酸,眼前的设计图开始模糊不清,被蒙上了一层缓慢流着的水帘。

托尼从未发现自己如此多愁善感。

他本该对所有事物都予取予求,但世界对他那么残忍,将本来属于他的一切都一一夺去,而现在又大发慈悲地还给他一样,即便本来是世界的错,但此刻失而复得的喜悦足以冲昏头脑。

“情感上”想象的热度透过背心传到跳动的心脏,炽热的情绪在托尼见证过多的脸庞划上两刀,原本麻木、泛着死气的感知器官一瞬间变得敏锐。

这么一个瞬间,托尼仿佛自己又活了过来。

他的一生以来最完美的造物,陪伴他许久的朋友,他的贾维斯,回来了。

以后又要偷偷吃甜甜圈了。他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……有人看就写下去吧(´Д`)